川泽絮叨

只是喜欢讲故事。
想把我的世界讲给你听。




圈名庄冉,字兮爻。
欢迎扩列。

剥开都是肉。
看开点儿。
谁都别嫌弃谁。

想问有人找到江宗主的了么……看了两家店都没有,难道是在下又非了?

想了想…赵鹤同志好像在革命过程中,给学校大半的树,修了个枝。

脑补安哥跟雷总打架互相放狠话,雷总说:打就打谁怕谁?安哥没过脑子喊回去:成,赢了你跟我走,输了我跟你回家。

对,没毛病。
ooc都是我的。
安雷真好prprpr/

仰起头,夕阳正在努力把天边染得通红。他大概也是个仍旧笨拙的小孩子,因为头顶的天还蓝的可爱。那个孩子晃着腿让帆布鞋的后跟磕着路边的铁栅栏,他指着天空宣告:天上飘的。都是棉花糖。

又是脑洞】

娱乐pa的安雷
设定两个人之前有私交

俩人一起被请到综艺上,然后有一个环节是随机搭档演影视小片段。
雷总就一把非到安哥。
演的是一段打斗,两个人演的角色是好兄弟,结果雷总演的站了敌方队,于是安哥就跑去嘴炮的内容。
最后一幕是安哥咬着牙把雷总揍倒在地上,然后自己也跟着摔到地上。
安哥巨入戏,怒不可遏地吼出一句“去死!”
本身到这就完了。
大家刚要鼓掌,
雷总自己加戏,冲安哥吐舌头:“就不死。”

雷总皮这一下你开心不?
雷:可开心了。
安:我不开心!

齐特尔琴的音色很复古,听起来让人感觉在枝叶繁茂的森林里散步,气温刚刚好,干燥又不至于太炎热,空气中仅有的水汽映上了从叶间透过的阳光,窸窸窣窣,让面前的风景模糊得恰到好处。步子悠闲,迈一大步再随上两三小步,走的像在跳舞的鸟,轻快潇洒。

看着老舍先生的《四世同堂》
就没忍住给它摸了个书签
大概是棵老槐树

【吐槽?】

最近看了好几个问都在玩张副队准点睡觉的梗,总感觉玩梗过度了啊……
表示张副只是养成这么个习惯而已,又不是机器人,不会到时间自动关机的哈哈哈
其实有习惯早睡的人突然熬夜会巨困无比,想想困到脑子模糊的新杰大大…可爱到不行好么prprpr